Skip to content

集体的噬人晚会

Last updated on 2019-05-17


班主任把我们晚自习留下来这件事情,实际上并没有太出乎意料

原因也很简单,全新的这个理科实验班是纪律最差的一个,差到甚至连对面楼的教室也能听到这边说话的声音

她一开始还是只是说些可有可无的话,大概都挺腻了,就开始写起了数学试卷

「最后一题还是出乎意料的难呢🎵」

轻轻地哼着自己也不知道的节奏

悄悄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偶尔听到她又在点谁的名称了

还真是不礼貌呢…

最近的状况怎么样?嘛…可能也就只是这样吧

即使即将面临月考

偶尔偷个懒也是很好的,没有必要一直向前跑着

这样想着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写着了,手指不住地弹开笔尖,又再次合上。不断地往返,机械结构的碰撞发出难听的声音

「如果我们下周纪律还是这么糟糕,就选出十位最不守纪律的学生,合资安装摄像头来监控大家好了。」

听到她这样说着

把笔合上,盖在了试卷上,不再去思考数字的世界了


我从来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担心,因为自己是新加入这个班级的一员,连知道我的名字的人都不多吧,更何况我已经很好的遵守了自己的「隐身」准则了

但是那些人呢?——那些人呢?

那些平常不守纪律的人——即使他们在接下来的一周里一句话也不说,一个动作都不做,甚至不存在与班级里,最终被选出来的人又是谁呢?

我不知道班主任是什么想法,是否故意是否无意,但毫无疑问的是,她成功地把自己所坚持的「不看过去,只看现在」,完全地扔在了身后

这还是一场互相借刀杀人的庆典

老师自然不必多说,处理这些学生——即使他们真的不说话,还有了和家长告状的机会;学生们更加显而易见,这可是彰显自己「因为想要维护集体的利益所以十分痛恨破坏环境的人」、这样正义的形象的时候

谁会在意究竟谁说话了?


这样的庆典远远没有结束,晚宴又开始上餐

曾经听闻某个大学里学生间阶级层次分明,称呼用错了也要被呵斥。原本以为这只是玩笑话,却没想到有天还能在自己周围见到类似的情景

让他人安静——是该用「谁 tm 让你们说话了」或是「给我闭嘴」这样形式的话的吗?

让他人站好队伍——是该用手脚对其指指点点,甚至说出「这人走得简直不像是我们班的」这样的话的吗?

就像在庆典里得到了主人的支持,借着「维护集体利益」的名义,营造出了阶级层次严明的环境

或许他们并不总是故意这样做的,但是人——往往都会这样做,有着超过一般人的权利,却只能和他人享受一样的待遇和地位,总是会无意中展现出本色,尤其是这种「正义的名义」更加深刻的时候,尤其是得到了地位更高的人的支持的时候


愤怒会像流水一样慢慢地溢出来


后来了解到一切的起因只是一个学生,向某人报告学习环境太吵了,某人又去向老师报告,最终成就了这场晚会

实际上这真的是这种「虚伪」的一次递增增长

学习环境太吵——不会带上耳塞吗?就像陈做的那样。说出来只是因为自己背负着「要做好人民的监督」这样可笑的想法吧

向老师报告的人——毫无疑问,要么是一位没有脑子的,要么是一位充满恶意的人,可以说造成现在班级奇怪的氛围的直接杀手是他,他完全没必要夸大其词,只要稍微更改说法,一切都不会变得糟糕

至于——班主任——并不是一个很关心班上情况的人,她甚至是一位比学生来的还要迟的教师,她只是无条件地信任着班干——而班干做的记录往往都是超过现实的,因为就在那天这班级的纪律实际上是相当好的——自己不去亲眼观察,然后来慷慨激扬地演说,看起来真是滑稽

而再回到原点,那位起点的少年,似乎是提出了很正常的请求,最终却终于因集体的放大,变成了插入某些人心中的刀——那些提到的平时不友好的人,最终会成为一位「什么也没做但是要成为集体的牺牲品被唾弃」的少年


我是一个彻底的个人主义。当在「集体」与「个人」中二选一时,毫无疑问我会选择的是「个人」。因为就和大多数个人主义一样,始终认为着「如果失去了个人,集体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我也是一个稍微有点不一样的个人主义。特殊的地方在于我绝不会主动去破坏这种「集体」,即使我对他充斥着恶意,我仍然觉得「如果能安安稳稳地度过这样的日子就好了呢」

我对于所谓的「集体」是充满着鄙视的,或许这带一点所谓的「强者思想」,但是我仍然得说,所谓的「集体」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弱小寻找借口。好听点说是「取长补短」,难听点说便是「逃避自己无法面对的现实」,我对于这样的人更尤为唾弃

自然界中大多数的高等生物均是个人主义,例如熊,例如老虎,威风凛凛的群居着的狮子,实际上却面临着来自草原的无数威胁。个人主义给前两者带来了苛刻的锻炼,所造成的结果便是他们远远强于后者,即使是一对多时

当然这并不是我完全讨厌集体主义的原因

事实上真正的原因在于大多数宣称自己是「集体主义」的人,实际上并没有所谓的「奉献精神」,到了关键时刻估计还是会和个人主义一样选择自身的利益的吧

但平时他们就可以带上「集体」的假面,享受着他人的称赞,好像觉得自己做出了什么感动世界的事情

如果被喜欢抖腿的同桌烦扰到了,呵斥其安静些,这难道不就是一种完完全全的个人主义吗?为什么这人不会思考「他是否有多动症」,或是「抖腿是他思考的象征」呢?只是单方面地呵斥其安静,很明显也只是在借着「集体」的名义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已

无论何时,只要有人认为他人是个人主义,其本身就是一种傲慢到极致的存在


我还能在这里待上多久呢?

我还能在这里忍耐多久呢?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