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小丑

Last updated on 2019-04-30


研学的目的地是杭州。西湖、绍兴、流水曲觞,古味弥漫,小雨润如酥,街道后的走廊,穿梭着来往,浮现在想象的空间里

梦一直都像是没有开出站点的列车,飘忽不定的虚幻感,离开就再也无法追及的距离感,现在的它是在这里的——却终有一刻要忽然离开,下一班的等待却始终悬着,害怕着它因天气推迟行程;祈愿着的梦

在车上被叫到一起玩王者的时候,有些疲倦却还是答应了,要他人邀请,便进入房间看到几个熟悉的头像,这是这位,这是那位,至于这几位——尽全是印象并不美好的几位

尚未开始却又回到了大厅,弹出的浮窗显示着:“您已被踢出房间。”

想到自己写过的某句话,又想到陈说过的某句话:有时候就是想多了

喊了前面的靳,让他再拉我一次,勉强着说着“怎么意义不明地退出来了”这样的话,又回到了房间里

还是这几位,还是那几位,还是有不怎么美好印象的几位——尚未反应过来,又回到了大厅,重复的弹窗又显示了出来

身边的人嘈杂着

争吵着谁与谁组队,吹嘘着自己的技术,全都是令人心烦的杂语——忽然这样想到

抬头问了一句:谁总是把我踢出房间啊?

我是房主当然是我踢的了

是叶俊杰这样回答着的

眼幕稍微地低了下去

声音慢慢向后像潮水一样退去

为什么我要带上你一起啊?

他依然低着头看着手机

稍微地把手机向下斜了一些角度

想到陈说过的某句话,又想到了自己写过的某句话:愤怒会从杯子中慢慢溢出来

却忽然想到他这张还是低着的脸,忽然轻轻地笑了出来;果然还是该这样才对嘛——这下子他终于成为了我心目中小人的形象了,再也不用因为他提供给我的娱乐而暂时把他移开这个名单了

有个段子说的是有人去问大师快乐的秘诀是什么,大师说快乐的秘诀就是不要和蠢货争论,这人说我完全不同意这是正确的,大师说是的你是正确的

或许会因为大师变相骂这人是蠢货而一笑,但是此刻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蠢货当然会因为一些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争论,或者毫无目的毫无原因地攻击他人

冷暴力,这是我最不畏惧的一类事情。要问原因,也很简单。个人主义者不会在意集体的想法,也不会在意自己在集体中的情况

在自己眼中,群居的他人这样丑陋,为了防止没有人唱歌,而让车内气氛尴尬,便自己顶着头皮唱;他人唱的差,却为了防止不友好的感情,便一个接着一个鼓掌。这样的行为是相当不真实的,也正是因为群居在社会中占据的主流地位,让人们不再愿意说真话,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

愤怒是因为在受到他人邀请的时候,自降身份暂时融入进了集体主义,便会因为他人的行为而又情感波动;嗤笑是因为忽然想到那种好笑的脸,又回到那个个人主义的世界,便觉得这人的行为真是愚蠢到家了

稍等又听到闫问过来的问题,似乎是什么嘘寒问暖的话——实际上还是些意义不明的话,想要这样彰显自己的友好吗?还是说想要这样彰显自己的温柔吗?

为什么只是随口问了句就消逝了呢

继续向前推进,慢慢地

轩,晚上我们打就不带你了啊

徐这样说着

反正你这么强了,你还来我们玩什么呢?

眼幕又沉了下去

无趣的借口…无趣的语气

再向前走几步吧,擦肩而过蔡的时候,一股莫名的恶心涌上来,连忙转身快速走了过去

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呢?因为他人的行为觉得恶心到甚至要呕吐的地步

曾经有过与这几位笑着娱乐着的记忆,但说到底,彼此的关系是建立在娱乐上的,正如现在眼前的他们一样

通过娱乐了解彼此是最快的,因为大家都热爱娱乐,没有人会讨厌娱乐;娱乐建立的关系也是最容易断开的,只要些许时间的分开,只要些许问题的延伸,彼此甚至连猜疑都不用,就像大桥那样倒塌了

倒塌了也不觉得可惜,甚至庆幸——这怕是唯一残余下来的温暖了

像鸟儿歌唱的音符一样,轻轻地在屏幕上跳着舞着,删除这几位,删除那几位,删除几位没有什么美好记忆的,忽然清净了,又笑了笑——还是因为想到那张脸

哗众取宠的小丑先生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