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再一次

Last updated on 2019-06-01


以晚自习而告终后的学校一如既往得喧闹,尤其是碰上考试的日子,大家吵着叫着把书搬到走廊上去,不时地则有桌子被颠来倒去的轰鸣

「今天就不等你啦。」

这样简单地向陈告别了之后,踏出拥挤的班级

向外望去——忽然听到无尽的滴答声和在黑夜里溅起的光点

——啊…是雨啊…

糟糕到了极致的一天…

这样想着的时候,回到班里找陈想要借钱打车回家,那家伙也只是掏了掏口袋把一元放在我的手上

「只要一元的出租车肯定是存在的吧!」

真心是想着把一元塞进他的嘴里…

沉默着盘算着是否真的只能冒雨跑回家了…

「你也没有伞吗?」

忽然听到谁的声音

如果真的有的话,一定是上帝先生赐给我的吧

这样想着去回答的时候,忽然意识到是她这样问的

「能一起打车回去吗?」

不…就算你这么说了我也只能说我没有钱啊…

「有的呢。」

「但是果然还是差把伞呢。」

为什么这家伙能够这样自言自语啊…

「嘛,果然还是先走吧?」

「嗯。」

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了…

跟着她下楼的时候,她忽然向前面的人喊了他的名字,成功地借到了伞——虽然说只是走出校门的这段路

「你啊,最近和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啊?」

跟在两人的后面,忽然听到他这么问着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笑起来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听说的呢…听说他暗恋她呢,但是她和那家伙是男女朋友这件事情全班都是知道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路人洛逸轩先生不应该存在的场景?

嘛…即使好奇是天性,这种事情知道了太多也只是会给自己带来无数麻烦的呢…

果然「节能主义」的优先级是要高于「好奇主义」的…

「不,什么也没有哦。」

又听到她这样回答着

又听到他轻轻地哦了一声

走出教学楼的时候他撑开了伞。伞不是特别得大,他还因此和她聊了些,抱怨着带错了伞。三个人只能稍稍弯下身高,向内挤一点。雨声变得更近了,即使只是擦肩而过,却也似乎能听到滴在地面上的雨声。这一刻真是美好,似乎一切都在向后慢慢地退潮,海滩上只留下阳光的痕迹

还有少女

这样看见少女的时候,迅速低下了头,就像目光已经和少女对视上了一样

少女独自撑着伞在树丛边四处张望着

我已经很久没有再见到少女了…既因为空间的差异,也因为自己害怕着再次和她见面

高中的一年里,我以为自己已经思考地够多了,想过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以为自己已经能够把那些人们避而不谈的事物直接指出来了…我一直以为,如果我在追寻着所谓的「真物」的话,我肯定已经得到了

以为自己可以直面少女,而不是被少女又一次指出那些虚假的行为和话语了

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是在生活在这样要看着空气说话的世界里

即使心里明白,依然不愿意直接说出来

那家伙…是来接我的吗…

「你要是怕被雨淋到的话就让你来撑着伞吧。」

他忽然这样说

几乎是欣喜地接过伞,撑得高了一些,脚步也加快了一些

忍不住咬了下舌头

是…「现在」依然只是过去而已

现在的我害怕着再见到少女。即使只是通过信息交流,只要不用再次面对着少女,即使是假装,依然能够假装出那副样子

现在得离开…至少是现在


人生永远都不会是他人所写的某部小说,即使只是某段情节

自己一直是这样想着的


离开学校站在马路旁边,面前则是无数光芒和几乎停止了的车流

最糟糕的情况了…

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询问起今天的考试情况,他笑着谈到同学对答案时脸上的巨变,一起幸灾乐祸着,把那个身影慢慢地放在了角落里

「那,是车吧?」

她这样问着,向前望着

「那拜拜了。」

他收起伞向我们告别,我也这样回应着

是雨

即使只是短暂的,又一次感受到雨了

真真切切的雨

她打开后座的门,自己先进去了;我犹豫了一会,也坐在了后座里

GG

回过头来的时候这样想着

即使是现在我依然只能说这一定是注意力不集中的后果,说到底这真的很糟糕的吧——如果坐在前座的话,即使被问到话了也能当作「没听到」继续沉默;但如果是后座的话——是真的很糟糕的吧

但是如果这时候下车换座又会怎么样——用「听说前座的风景更好果然还是坐在前座呢」这样的理由?这样只会让她更加难堪的吧…

最糟糕的状况了…

无奈地把身体向车门再次贴紧了一些,把头也靠在了窗边,看着外面被雨淋湿了的世界

真是熟悉的场景…

再一次地…

又和她一起搭了同一出租车

人生啊…人生是不能这样的啊…


人生是不存在「再一次」的,人生应当永远都是「一期一会」

自己是这样想着的


不断地因为堵车和红灯而停车,不断地向前前进着,努力地希望着早些到达目的地

——沉默

再一次地…

——沉默

莫名地,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异样

她…那家伙不应该是会努力地寻找话题的那种人吗…但是,这样的沉默…

但是我依然很享受这段沉默。沉默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时刻,彼此不需要言语,因为言语是谎言的开始,只要说出口心中的某些东西也会被破坏。只是要沉默,享受着不用思考空气的沉默,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所谓的恶心的人际关系也会因为沉默,慢慢在水中瓦解


离开出租车的时候说了声谢谢,就迎着雨离开了

我…一定是这样想着的

一切都必须建立在「自己是正确的」的前提下,如果去怀疑这点,一切都会瞬间崩塌

所以我会因为自己随意地给他人贴上的标签,而去思考她的行为、言语以及一切

「这只是擅自将自己的愿望强制地施加给别人而已」

小说中比企谷这样遇到过类似的情景

「由比滨结衣是温柔的女孩——这只是我单方面的认定。
雪之下雪乃是坚强的女孩——我只是把自己的理想强加在她身上。」

「长期下来,我一直这么催眠自己,安于这样的一切。不过,也正因如此,才不能把一切责任都丢给她们。我不能用那份温柔当避风港,也不能用谎言回报那份温柔。」

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现实中的比企谷,因为我并不会无目的地去帮助奉献他人,我也不会因为某些原因就去讨厌青春或是厌世,只有孤独是和他一样的

但是我忽然意识到他说的是正确的,自己只是用着这样的方式去逃避现状而已,不想再去过多地接触她,不想再过多地思考,一切都应该只要像标签那样就好了

但是说到底「她是那样的人」,这样的想法,真的只是「把自己的理想强加给别人而已」;我从来没有深刻地了解过她,事实上,过去遇到的所有人,我几乎都没有真正地去了解过,永远只是浮在表面上而已

也许她也是孤独的,也许她也是喜欢沉默的,也许过去我所赞赏的、我所厌恶的人,都只是我对他们强加的理想形象

果然…心和雨一样化了一点点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